悦来客栈微社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5|回复: 2

[以文会友] 真正的寂寞不是你没有灵魂伴侣,而是曾经有过 | 荐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3 14: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40.webp.jpg

本期荐读梁冬老师认为,一切伟大的生命都是因为它拥有在宇宙中的回音。

■一件事做成,要有对手的配合


有一次,庄子去送葬,经过惠施的坟墓时,庄子回过头对跟随他的人说:「以前在郢地(春秋时期楚国的都城,在今天湖北省江陵县附近),有一个人,捏把白土,抠出一片像苍蝇翅膀那么薄的泥点放在他的鼻尖上,然后请匠人过来把它砍掉。

只见匠人挥动斧头,带起的风呼呼作响,眨眼功夫,贴在鼻尖上的小泥点就被削掉了,不但郢人的鼻子毫发无损,而且他也面不改色。」

讲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儿痒——你的念头在哪里,感觉就在哪里。



『宋元君听说这件事情以后,就派人把那位神匠请来,说:「来,让我试试看。」匠人说:「现在不行了,因为那个能让我完美施技的对手,已经不在人世了。」』

庄子讲完这个故事之后,说:「虽然我经常跟惠施两个人掐来掐去,打嘴仗,但是现在惠施不在了,所以我也没有讨论的对象了。」

这个故事带了点古龙的风格,我甚至觉得古龙有庄子风格——古龙就曾这样形容过他笔下一个用刀又快又准、精准无比人物:眨眼之间他就把一本书的第五页,横着切了出来,而那本书岿然不动。

我在初中二年级,读到这一段描述时,简直觉得脑洞大开,突然明白原来这就叫写作。


你要形容一个东西非常好、非常快,你不能说:「啧啧啧啧啧,好快好快。」「有多快?非常快;有多准?非常准。」

唉,现代人的苍白就是从语言的苍白开始,现代人的桎梏就是从语言的桎梏开始。

庄子在形容斧头非常快、非常准的时候,说的是一把斧头能够把鼻尖上像苍蝇翅膀那么薄的一个白色泥点削掉。

其实这不仅仅说明了挥斧头的人的功夫快、准、狠,同时还代表了那个敢于提供鼻尖之人的镇定和信任。




一件事情要做成,必须要有对手,得有两个人配合。

就像前段时间我和尹烨跑去北大做校招,尹烨先生说他在接受我的访谈的时候,聊得特别愉快,许多人都以为他准备了很多稿子。

他说:「不是的,你跟梁老师聊天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地就会喷薄而出。用郭德纲老师的话来说,就是『脱肛而出,满腹痉挛』。」

我觉得这当然是尹老师对我的表扬,你看人家表扬得多经典,在突出自己满腹经纶的时候,还能够捎带地表扬对手,我很高兴。但我后来发现,其实这就是常态。



不是说小梁有多厉害,而是说我和尹烨老师之间的对话充满了一种言语生态共同体的意味。

挥斧头的人和提供鼻子的人也是一样。但凡我们要在世间做成一件事情,其实是要两个人配合的。一阴一阳谓之道,挥斧头的人是阳,提供鼻子的人是阴,阴和阳能够完美契合才能做成这件事情。

这让我想起了《徐无鬼》里提到的另一个故事——调琴。一张琴放在客厅,一张琴放在内室,两张琴完全共振的时候,你弹 A 琴的宫音,B 琴的宫音也会振动。

这世间有些东西就是同频共振,有默契的共振。表面上看好像方向不同,其实它们的波形是完美对应的,只不过有些是以正向的方式呈现,有些是以负向的方式呈现。



庄子借由惠施的离世,表达了一种寂寞感,因为他知道没有惠施,他将不再完整。就像没有夏天,冬天也不再完整。

我们常常认为自己是完整的,这固然没错,但在很多时候我们其实是借由我们的投射物共同形成的。就像我们和自己的影子形成了一个生命共同体一样,这才叫「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亮、我、影子,来个「锵锵三人行」。




它形成了一种默默的契约关系,这种契约关系是一种和合。当这种契约关系建立起来以后,它就与我们生命的本体进行了呼应。

比如在广场上跳舞的老头老太太。平常都是把衣服扎在秋裤里,在家炒菜的老人。一上舞场,俩人跳着伦巴、恰恰,就跟神仙上身一样,两眼放光。本来有腰椎间盘突出的,「哗」,说翻身就翻身,腰一托整个身体就翻了过去。

两个人跳舞就好像一个人在跳一样,你看两个人踏着「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的调子,进入了满场飞的状态,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一曲终了,老头老太太站在那儿不跳了,你仍然觉得在舞场中间飞舞着一个生命共同体和音乐,久久不能散去。

我的佛堂里有一个来自日本的铃铛,有一天,我发现敲一下铃铛以后,它的声音会一直持续。

有些年轻人会很快发现听不到声音,而一些老年朋友由于听力衰退,过了好久才慢慢地听到声音。




这是为什么呢?实际上敲铃铛后,声音不只是在空气中消失,也会在你的脑海里隐去。如果你有足够觉察能力,你会发现铃铛发出的「咚」声到后面是不连贯的,它是一波一波,一波一波散开的。

就像老头老太太,双人合一,跳完广场舞以后,虽然他们停在舞池的旁边,但音乐还在继续,这时候你就能感觉到他们还在满场飞。

官知止而神欲行」。就像在器官上、理性上你知道停止了,但是在脑子里、意识里,它还在行,还在振动。

其实我们和自己的灵魂伴侣(如果你有幸找到的话)交流的时候,所产生的愉悦感是绕梁三日的。

如果你说有什么事情是合于道的,我想这个就是。




这种感觉就像你把《天龙八部》看到最后一页舍不得看,怕看完以后没东西看是一样的。

我清楚地记得,年轻的时候我把《天龙八部》看完以后,足足三天食肉而无味,好像《天龙八部》的故事仍然在脑海中萦绕,久久停不下来。有如从摇晃的轮船上面下到陆地一样,你觉得自己仍然在晃。



如果你有在船上旅行一周的经历,你就会发现,久而久之你身体的振动和船的振动已经形成了共振,而当你离开船回到陆地上的时候,你和船的振动频率仍然是在一起的。

这也是「官知止而神欲行」,而「神欲行」的原因,恰是你们曾经因为某种默契达到的灵魂高潮所引发的回响。

一个耍斧头和一个提供鼻子的人,一个天天批判逻辑和一个天天坚持逻辑的人(前者是庄子,后者是惠施),他们形成了正弦波的对应面。总之他们两个波的波形一样,虽然阴阳相反,但是他们构成了一个整体。这种整体感,是你在足够安静的时候可以感受到的。

我相信庄子每次跟惠施辩论完以后,回到家里打坐,「复盘」当天的聊天过程,才是他最嗨的时刻,因为庄子会反复思考「当时他这样说,其实后来我应该那样说……」。



由于庄子比惠施活得长,文笔可能也比惠施好,所以庄子成为历史上更有影响力的一位人物。很多庄子戏谑惠施的故事,我都怀疑是当时庄子在嘴上落了下风,回家反刍、酝酿、体会在宇宙当中的回音,自己再脑补一刀,然后把它写下来。

所以,做人首先要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去发现宇宙中的回音是多么美妙。其次,要活得长(将来你还可以用文字补刀你们曾经的对话)。那些曾经在宇宙中发生过的声音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把它记录了下来。

当我读到庄子与惠施的时候;当我看到提供鼻子和挥舞斧头的人的时候;当我想到小龙女和杨过的时候;当我回想起自己年轻时看完《天龙八部》最后一页怅然所思的时候……其实那些时刻就是我的精神振动频率,已经完全与他们同频共振,虽然振动停止了,但有余音萦绕在那里的愉悦感。



庄子可能借由这一系列的故事来告诉我们——那些你感官上停止了但是还在颅内,还在想象当中,还在宇宙深处回荡的东西就是生命的本意。

切伟大的生命都是因为它拥有在宇宙中的回音。
(作者:梁冬)



心怀慈悲,敬天爱人;自称龙女,实为村姑!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3 14: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心怀慈悲,敬天爱人;自称龙女,实为村姑!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3 14: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一些话不是说给大众的,它是说给一个人的!他(她)听到就够了!他(她)就是你的灵魂知己!
心怀慈悲,敬天爱人;自称龙女,实为村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悦来监狱|悦来客栈微社会 ( 冀ICP备05026573号

GMT+8, 2017-12-13 17:09 , Processed in 0.087566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