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来客栈微社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0|回复: 0

[以商会友] 去你的焦虑!看完湖畔大学特邀正念导师这段专访你就懂了

[复制链接]

80

主题

158

帖子

0

精华

云游客官

Rank: 1

积分
246
发表于 2018-7-8 09: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的焦虑源于何处?是事业庸碌的无奈,与亲人别离的痛苦,亦或是成为“分母”的恐惧?

每个人的焦虑都有不同,有些焦虑的原因你甚至想象不到。《纽约时报》曾报道,硅谷有位科技公司高管,因为特朗普的上任感到特别苦恼。这种焦虑转变为一种压力,以至于让他最终做出决定,辞职隐居,而且除了天气预报之外,再也不碰报纸,也不允许朋友在自己面前谈论任何时政新闻。

这固然是一种“富人的烦恼”,但也可以发现,和家庭、事业、健康这些日常的担忧一样,很多时候焦虑也源自我们根本无法掌控的事物,它们引发的无力感并不是能轻易解决的。

无论如何,谈及压力与焦虑,我们的终极问题其实是如何处理和面对它们。正和岛《决策参考》日前访问了享誉全球的正念减压课程创始人卡巴金教授(Prof. Jon Kabat-Zinn),他给出了一套别样的焦虑解决方法。


访 谈:梦希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焦虑之下,人们需要新的叙事

正和岛:你在年初接受CNN采访时提到,人的大脑总在寻找新的叙事。我们发现,在当前飞速发展的社会,为了应对焦虑,有的人强调学习新知识新技能的重要性,有的人则更倾向于说放下一些欲望。你怎么看这两种叙事?在这两者之外,是否有新的叙事可以帮助我们?

卡巴金:在人类大脑的中线区域,是被叫做“默认模式”神经网络。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如果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仪(fMRI)去扫描人的大脑,虽然告诉他们什么也不要想,但大脑的这个区域还是会活跃得特别厉害。人会自动启动“默认模式”去思考,思考什么呢?

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就是“我”、“我自己”、“我要做什么”、“我的”、“我要买什么”、“我昨天什么样”、“我明天什么样”。这些都是叙事,所以也有人会把它叫做“叙事模式”(Narrative Mode)。

有意思的是,尽管“我”总是出现在思维的第一位,但人类对自身的认识却远远不足。原因就在于,叙事从来都不是完整的。所以说,叙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禁锢。认识不到这一点,你或许会永远禁锢在已有的叙事中。面对高速发展变化的社会,就只能不断焦虑下去。

至于应对焦虑,你所说的第一种有关学习和发展的叙事,可能更有意义一些。原因是正念在其中也可以发挥作用。即便有能力让社会变化稍稍减慢一些,你还是要看到,很多事情背后有更大的力量在推动,你无法去“规制”当今世界上这些爆炸性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就像冲浪一样,人要学会乘着浪潮前行,因为顶着大浪前进会把你摧垮。没错,在这种具有破坏性的增长之下,人们的确会很焦虑。对个人来说这里面的挑战在于,无论是在社会的哪个层面,都要培养自己的技能来减轻这些焦虑。

至于你提到的后一种叙事,面对大到无法摆脱的焦虑,人人都会提出用“内求”的方式,试图来解决问题。就像你讲到《纽约时报》里提到的那个人,的确有人非常讨厌特朗普,以至于他们会变得很愤怒,觉得自己不该去碰与之有关的东西,但我觉得那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他的问题并不是赶上了特朗普这个人,而是赶上了整个美国政治的一种混乱失措。在这种情况下,正念强调的是一种“平衡”。也就是说,一切都好固然很好,不好的时候我们也要能泰然处之。

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是愤怒,还有人会表现为焦虑,也有的抑郁,正念练习会训练你处理所有这些情绪,而且不单单是这些负面情绪,还有喜悦、欢欣这类正面情绪。

“减少欲望”、“内求”这些说起来很简单,但当面对整个社会都变得更加复杂,连接越来越多,就像人们今天随时抱着一部手机,天天聊微信的时候,你很难说去减少自己的欲望。你要乘浪前行多远,你要离浪头多远,权衡这种“距离”实际上是一门艺术。有些人真的只是“随波逐流”,于是多数被浪头摧垮。正念就是处理焦虑的新叙事之一。所谓新,就在于很多人之前并不知道要怎样正确处理压力。

正念不是要你停止发展,而是通过学习如何协调自己与发展的关系,个人可以学习冥想之类的方法,甚至想出自己的办法。正念并不是说人人都要按照一个方式来做。正念可以让你用合适自己的方法来处理包括压力、疼痛、恐惧、焦虑,甚至还有疾病等问题。

《多舛的生命》一书译者童慧琦(左)与卡巴金教授(中)接受采访

在思考之前,先要觉知
正和岛:那具体来说我们该怎么做?


卡巴金:在思考(Thinking)之前,先要觉知(Awareness)。比起“行动”(Doing),我们更要关注“存在”(Being)。

人类的觉知,其实是种深层的智慧,只是我们一般不去训练它,或者说我们训练得更多的都是思维。人是非常擅长思考的,但有的时候思考并不能提供帮助,因为思维是有局限的。

遇到压力时,如果能保持聚焦于当下,觉察到情景的压力和自身反应的冲动,那你就已经为情景引入了新的维度。这样一来,你就无须依照习惯性情绪表达模式去自动反应。面对那些为了防止失控而激起的想法和感受,你也无须去刻意压制。

你可以允许自己感到威胁、害怕、愤怒或受伤,允许身体在此刻感受到紧张。只要保持对当下的觉知,你就会发现,这些烦扰的本质不过是想法、情绪和感觉。

当具有潜在威胁的压力源出现时,不管你应对得好还是坏, 都要面向它们而不是逃离它们。在这种时刻,你就更可能会觉察出情景完整的来龙去脉。一旦能保持冷静与安定的心态,在每个当下时刻保持觉知,创意就更容易被激发出来,你就能在过去看似毫无希望的地方看到新的方向和门径。你就更有可能觉察到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被情绪带走。你就更有可能在困难的条件下保持应有的平衡心境与视野。

在正式的正念练习中,每当我们体验到不适、疼痛或任何一种强烈情绪时,我们只是去观察它们,允许它们存在而不去进行反射式的反应,正念回应的能力就能得到发展。

这就为我们引入了全然不同的方法,去和我们认为不悦的、令人厌恶或艰难的东西共处。这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存在方式,允许自身去更加真切地感受此时此刻正在呈现的一切。从自身的体验中看到明智的关联性,以及更为恰当和有效的回应。

我想强调,不要把正念练习当成速效药。人人都期盼自己随时可以把觉知和专注利用起来,但事实是只有通过正式的练习,像训练肌肉那样训练我们的头脑和身体,才能发展和深化这种特别的品质。

我们这个世界今天面临的大问题,都不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的。要关注你的内心世界,才能做到所谓“乘浪前行”,而不是“随波逐流”。
正和岛:说到“乘浪前行”,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企业家和创业者是面临巨大压力的群体之一,在你看来他们会比一般人更容易焦虑吗?

卡巴金:在我看来,不应该用“焦虑”来形容年轻的企业家,而是要说他们“有拼劲”。某些人的问题可能在于,为成功搭进了一切,之后发现生活的重心偏移得太厉害,以至于要付出很大代价。

年轻创业者本来就是想打拼一番事业,有些人就是要创办公司,就是要用破坏性的技术开展创新。为了创业,他们甚至经常睡在办公室。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到了某一阶段,你就需要找到平衡。这时候便是冥想与正念发挥作用的时候。

美国现在有很多企业家接受正念培训,不过他们并不是20、30岁的年轻人,这些人要么是成功的企业主,要么在成功的大企业中工作。
正和岛:你讲到企业中也在逐渐推广正念训练。那么对企业来说,它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呢?

卡巴金:这次我们做客湖畔大学,碰到了不少在练习冥想的年轻人,很多都是20,30岁。邵亦波和我一起进行正念教学,他是很好的老师。他提到人的价值,个人的需求,与家庭的关系,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也谈到了企业如何激励员工,员工之间如何协作等等。

一个具体的例子是会议。一般人们在开会的时候,往往都是苦于思索,围坐成一圈绞尽脑汁,讨论争辩。但如果能在会议开始前,先拿出5分钟来让大家做一下冥想,让人把心思安定下来,人们也许就能比较自然地从现状中发现做事的方法。

我们太习惯做出评判,觉得别人的话太愚蠢,觉得只有自己知道什么是对错,其实这都是糜费精力。正念强调的就是不要轻易评判。在团队里工作,人必须要学会彼此倾听。想找到新办法解决问题,就要学会集思广益,而不是因为某些想法还不成熟就将其扼杀。因为有的时候,新的洞见并不是来自某个人,而是来自交流与对话。

决策并不是出于某一个人的头脑,你必须邀请大家参与,而且让大家愿意参与。领导的作用,就在于营造一个环境,让他人感到积极发声是有价值的,而不是担心犯错。人人都平静下来,少一些评判,少一些本能的反应,少陷入思考,新的想法就会浮现出来。

正念减压课程创始人卡巴金教授

企业想要健康发展,想要具备竞争力,这无疑是相当重要的一点。冥想说起来简单,但要真正把心绪平静下来是很难的事情。这其实也是一种艺术。

借行动主义来创造,而非破坏
正和岛:你提到了正念训练的各种益处,我想了解一下它在全世界的普及情况。

卡巴金:据我所知,全世界有740多家提供正念训练的诊所。这是三四年前统计的数字,现在可能还要多一些。

前面提到的日常正念训练,多是涉及正念减压(MBSR)。正念在心理健康领域也确有实用,一个例子就是正念认知疗法(MBCT)。从临床证据来看,MBCT能很有效地应对抑郁再度发作。

英国在这方面领先美国很多。按照英国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NICE)的指南,如果你曾得过比较严重的心理问题,当抑郁再度发作时,那么一年应该进行两到三次强制性的MBCT治疗,而且相关费用由医保承担。
正和岛:既然MBCT被英国纳入医保项目,那就意味着,社会主流观念对正念理论成效有一定的接受程度。你个人怎么看正念对于整个社会发展的意义?有没有一种从正念角度出发的,看待社会的全新叙事?在正念理论发展的这些年里,它本身是否发生过什么变化?

卡巴金:我在1979年创立了正念减压课程,现在马上就到40年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是世界,有关正念的原则几乎没有一点变化。这些方法2000多年前就在发挥作用,到今天依然是如此。因为正念的意义就在于觉知,在于培养身心的觉知。

我不太了解中国社会如今的主流叙事是什么。非要说的话,我已经五次来到中国,见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脱离了贫困——世界上真没有几个地方能做到这些。就拿北京来说,这座城市和30年前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人从这种广泛的、巨大的发展中获得了收益。

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如何保证这一切是可持续的。可持续性,这或许就是新叙事。从我们自身来说,想做到这一点,内心就要培养正念,外在则是思考如何调节自己的行为。应该说,正念提供的不只是一种新叙事,而是很多种新的叙事。

正和岛:资料介绍说,你在上大学的时候曾是非常积极的反战活动人士,但我觉得你现在的心态和形象,与活动人士的样子大相径庭。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卡巴金:没错,在上世纪70年代,我是积极的反战活动人士,和很多人一起关注社会公义。我要说的是,今天我依然如此。

当时,美国的学生都在反对越南战争。我那时在麻省理工学院修分子生物学博士,同学都抵制学校与美国政府军方在科研上的合作,我也是其中一员。

在抗议过程中,我听到有人这样说,“你们这些学生只会拦车砸东西,只会破坏不会创造”。这番话对当时的我触动很大。可以说正念减压疗法的创立,很大程度上就源于这番话。

于是我提出了一套理论,大意是这个国家需要新的运作机制,大众需要新的角度来看待世界,要从另一个维度来观察世界,理解世界的现状。

而且我要让这套理论和我的专业本身结合起来,办法就是把佛教中有关冥想的部分引入到了主流医学中,让医学有更新更好的发展。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有些人甚至说这太疯狂了,不该做这样的事情。但事实证明,这套做法非常成功。

到如今,正念减压也是件具有社会意义的事情。例如,我们现在会为警察、消防员、公务员提供正念培训;还针对英国议会议员开展了一个基于正念减压的项目,好让两党能开展一些合作。已经有200多名政治家参与了这个项目。

这就是我现在的行动主义。


知足者常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悦来监狱|悦来客栈微社会 ( 冀ICP备05026573号

GMT+8, 2018-7-16 05:24 , Processed in 0.173835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